对不起,我们是圣母

对不起,我们是圣母

14 March 2016 Life Thoughts Freedom

预警:这是一篇口水文。另外,请无视短链里的翻译,我实在想不出来要怎么用英文传达『圣母』的意思。

Disclaimer: 下文中所有提及的有关『圣母』『政治正确』『反圣母』,其前提全部是自愿、自发,受强制(e.g. 政府强制)而产生的并不是本文讨论的对象;同时,国家和政府层面上的类似圣母现象也不在本文的范围之中。

『圣母』这个鬼词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被赋予了一种奇怪的意思,搞得我都不知道要怎么翻译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在知乎之类的地方只要回答『XXX(某类人或动物)也有生存的权利』,几乎立刻、马上、瞬间就会出现一大帮『站队』一般的评论 -- 圣母婊、圣母婊、圣母婊。我一开始看了以后还很生气,还尝试过反驳,可是后来发现这种回答纯粹就是贴标签,无论如何反驳他们也只会再用『圣母』这个词来反驳你,根本就是对牛弹琴,毫无作用。

这我就觉得很奇怪了,追求平等的生存权,什么时候就变成了『政治不正确』一般的东西了呢?

我不知道有些人是不是看多了所谓『政治正确』,然后开始反感这种政治正确,凡是与它有类似观点的,他们都要当作异己排斥。然而有句话说

『政治正确』还远远没有完成它的使命

当很多人还没有获得平等的生存权的时候,当很多人还处在被大众歧视的境地的时候,我不明白这种『圣母』观点何错之有。你们成天鼓吹『有疾病的都该去死』『心理疾病都是咎由自取,不应该给予治疗』,这种嘴脸,恕我直言,我想吐,吐你一脸的圣母。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人类文明的整个发展历程,就是从『野蛮』向『圣母』发展的过程。我不知道有些人是不是想回到最原始的状态 -- 平均寿命30岁都不到,病了、伤了只能听天由命,没有其他人会关心你的死活。你看,这样的社会不就是没有『圣母』存在的社会吗?可是有些人活在这里,恐怕只能是早早夭折的命运吧。

ナイーブ!アイアムアングリー!

今天我就要得罪你们一下。你们这些『反圣母婊』啊,还是需要学习一个。你们一边享受着『圣母』们前赴后继代代努力给你们带来的平等待遇,一边却装作有学识的样子到处指责别人『圣母』,我不知道这是你们真正的观点还是纯粹道听途说处处站队?如果是后者,那我倒要劝你们不要『见得风,就是雨』。你们就自己想想看,没有了『圣母』,你能活到现在吗?你是体格健壮,毫无疾病,自己搬砖都能养活自己吗?如果不是,你怎么还没去死呢?!哦,你们整天鼓吹你们自己的『决定权』,有事没事就『决定』他人的生死,中央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你知道吗?Naïve!西方的哪个国家我没去过?隔壁房老板,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,我和他谈笑风生!落井下石的事情,你们倒是挺熟练的,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干了多少次。

无法否认的是,『圣母』也有不能圣母的时候,比如说吃饭,总要伤害到一些生命。这就像『反圣母婊』们不能时时刻刻都『反圣母』一样。实际上这就变成了一个大哥别说二哥的问题 -- 双方其实都是半斤八两的水平。我上面『怒斥』你们这一段,马上就可以有人再写一段来『怒斥』我。这样互相站队嘴炮又有什么用呢?除了浪费生命,就是浪费生命,不过『反圣母婊』们好像并不在意浪费生命,哪怕这生命是他们自己的。罢了罢了,不如好好地做好自己就够了。

我们总是避免不了弱肉强食,可是『圣母』将永远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,如果不是,那就是在开倒车,再不然就是人类文明被毁灭了。『圣母』是『人性』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我以为,当一个人受伤后受到同伴的照顾时,文明就产生了。

再写下去,也没什么意思了,倒反而觉得我自己也在站队。然而,有些人不跟我抱着讨论问题的态度,我又怎么反过来跟他们讨论问题?也只能反过来站队了。我也不想再在知乎这样的地方发表什么观点了,任由你们去吧,等你们把现在的『政治不正确』变成了一种『政治正确』的时候,你们还会反过来反对由你们自己造就的『政治正确』吗?

够了够了,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,你们开心就好。毕竟,被你们害死的,暂时还轮不到你们自己。我今天算是得罪了你们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