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朵花

那朵花

12 June 2016 Life Thoughts

昨天一位小学同学在微博上找到了我。我们已经失联多年了,因为我从去年这时候开始就抛弃了QQ。按理说,多年未见,应当有很多话说才是——可是聊了几句以后却发现我们仿佛已经身处不同的世界,即使想要找话说,也有一种莫名的语塞之感。或者说,可能从某个时刻起,我们的人生轨迹就再也不会相交了。

这让我猛地想起「那朵花」中的情节。一群儿时的玩伴,因为升学等种种原因,不得不互相分离。虽然住所并不远,却各自有着自己的生活而不再相聚,不再像儿时那样共同玩耍。所谓的「超平和Busters」也名存实亡。剧中的「面码」这一灵魂的角色,则百般尝试,希望让这些朋友们找回儿时的那种感觉,重新组成那个失散多年的「超平和Busters」,找回那些属于自己的回忆。

「那朵花」中,面码是成功的。这也是为什么这部番成为了「神作」之一,使无数宅男热泪盈眶——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那么一群儿时的玩伴,他们不远也不近,可你却永远也无法将他们唤回,他们仿佛只活在记忆中。我曾经想过,「那朵花」的「花」到底在比喻些什么?吾辈以为,这就是这部番的主题——那些失落的人和失落的友谊。

可是我们更多面对的情况,与二次元世界中的情况是截然相反的。当我们与一位「老朋友」多年未见,当我们各自经历了许多不同的事件之后,我们又如何找到所谓的共同话题呢?即便是再深厚的友谊,也是要建立在一定的共同话题之上的啊。而如果仅仅是叙旧,那所谓友情也只能停滞于过去,永远无法扩展到未来了。可能所谓的朋友,都是注定要分离的……

也是这两天的事情。在我们的 Telegram 群里,某位老司机谈论他的爱情观,说他不能接受那种两人明显不合的爱情。于是我插了一句嘴,「既然注定要分离,又为什么要在一起?」。老司机表示十分赞同。然而我自己想了一想,却觉得这句话很有问题,因为我们完全可以类比成「既然注定要死亡,又为什么要生活?」。这就显然与很多人的价值观相左了。

可能我们无法选择。既然我们已经提及了「注定」这个词,为何不可以把它扩展一下——不仅仅只有分离、死亡这类事情是被注定的,连「在一起」和「生活」也是被注定的。仔细想想,我们活在这里,并不是我们自己选择要活在这里;我们出生的这一个事实,不是由「我」这个实体决定的,而是由上一辈人的行为决定的。而上一辈的出生,又是由上上辈决定的……我们生活不是因为我们选择要生活,而是因为当我们知道这一事实时,我们已经活在这个世界上了。无论结局是否注定,「出生」这一事实都无法再被改变。所以我们才选择生活,所谓「向死而生」。而友情、爱情这类东西,看起来具有很强的主观性,实际上很多时候也不能完全由我们自己决定。我们与什么样的人相遇,对什么样的人抱有一种特殊的情愫,这些都太过微妙,也许一丁点的改变就能使这些发生极大的变化。或许我们的未来早已由某些从前发生的事件决定好了。我们和我们那些重要的人们,就这样分分合合,如人生之过客。尽管注定了要分离,可我们却注定了要相处这么一段时间。既然互相都是无法选择的人生过客,为什么不能把这一段回忆塑造得完美一些呢?

又或者,没有什么是注定的。也就是说,「注定要分离」和「注定要死亡」这样的前提本身就是不成立的。没有哪两个人真的没有一点点和平相处的可能。某国产剧里面有这么一句台词

探亲探亲,探着探着,就亲了!

我倒是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。刚刚也提到了,友情和爱情这一类的东西,主观性还是可以很强的。你可能觉得自己很讨厌一个人,可是慢慢地,经过了一系列的事件,你忽然觉得这个人也很可爱。这样的故事实在太多,都成了一种套路,我就不扯了。这也是我的黑历史——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及过,我从前参与了某些同学的「团体」,故意排挤某个同学。实际上那些被排挤的同学,又为什么不能成为我的朋友呢?没有什么人是注定的路人。所有的机会,所有的靠近的可能,都要靠自己的这双手去争取,而不是借所谓「注定要分离」就能逃避的事情。就像「那朵花」中的几位主人公一样,我们的那些破碎的友谊,其成也在我们自己,其破也在我们自己。是我们自己的心结导致了珍贵的友谊的破碎。

然而,无论注定与否,当友谊之花凋零的时候,我们便各自踏上了自己不同的旅途。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,就是一切凋零的花朵都不可能以原来的那个样子再次盛开。友谊既然已经成为过去,很多时候,我们便最好不要再试图将它捡起,让那些美好的瞬间定格在回忆之中。

因为,在未来的道路上的那些人,还是需要靠自己去争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