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ypeblog

@realPeterCxy

光に覆われし漆黒よ。夜を纏いし爆炎よ。紅魔の名のもとに原初の崩壊を顕現す。終焉の王国の地に、力の根源を隠匿せし者。我が前に統べよ!エクスプロージョン!

https://typeblog.net About Links en_US

结束的开端

2016年2月19日,距离这个寒假结束还有一天不到。这是我高中生涯中的最后一次寒假,也意味着这一切将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结束。

是啊,不到四个月了呢。我在中考完的那个暑假,曾经有这样一种感觉,就是高考什么的,还有三年,远着呢。远着呢,远着呢,这句话还如此清晰,我却已经站在这个结束的开端。

假期往往是我的痛,因为无论在假期前许下什么样的『要好好学习』的誓言,在假期中都会被丢到九霄云外。不管怎么样,我总会想到那些在开学期间被丢到一旁的项目,想到那些我自己都未必看得懂的自己写的代码,和那一堆难以逐一清理的用户反馈和崩溃报告。而每个假期,总是在这样的纠结之中度过的。每次我意识到这种纠结,往往已经处于假期的终结。也许正是因为这样,我始终害怕开学,害怕将要遭遇的那一切。就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纠结之中,我已经面临着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,最后的这点时间。

我这人对于像高考这样,因为一点点的不同的念头就可能改变以后的一生的事件,一直有莫名的恐惧感,虽然我明明知道即使没有这么大的事件,人生也可能在一念之间完全不同,所谓『蝴蝶效应』。现在想想,也许使我真正感到恐惧的,不是这种事件本身,也不是可能改变一切的选择,而是『结束』。

之前在知乎上看见过一个回答,里面有这样一句话

从古至今,人类所恐惧的,不是其他,而是“永远”

而有些时候的『结束』正是意味着『永远』。当这最后几个月过去,我将再也没有机会坐在这样的教室里,听这样的课,也许也再也遇不到这样看似成熟但实际上还是有些 naïve 的同伴。而我之所以恐惧作出选择,恐惧它们对未来可能招致的改变,正是因为我将再也没有机会去改正这一切。我爱过的人和爱过我的人,我伤害过的人和伤害过我的人,也许正会随着这12年的生活的远去而远去。也许,从一开始,我所有的恐惧都是出于这种原因。

寒假补了很多番,前两天刚看完『寒蝉鸣泣之时』。Rena酱的一席话很有深意。她说道,判断两个世界好与不好,那是『神』才需要烦恼的事情。而人本身,并不能跨越世界,也因此无法知晓每一种选择带来的后果,所以,为此而烦恼有什么意思呢?

不过,圭一君也说过,命运是可以改变的。然而,可以改变命运,并不意味着人都应该为了这样的没有来到的未来而烦恼。既然明知道要结束,那『结束』这一件事情就几乎是个固定的事件,没有办法去改变。人都不是神,更没有羽入那样的起死回生、回溯过去的能力。寒蝉中的梨花,之所以最后摆脱了这样的悲剧循环,一方面是朋友的合作努力,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她能够不断循环这一段生活,从而找出整个事情的真相。若她并不具备这样的机会,那么要摆脱这种命运的几率就太小太小了。而这正是对于我们其他人的情况。『神秘博士』中也不断提到过『时间定点』的观点,有些事件,无论你如何尝试,它也会至少换一种形式发生,如果不发生,就可能导致其他意想不到的灾难。

然而博士也经常说,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也改变不了。至少,开个小玩笑,还是允许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至少能够掌握在这个终结到来之前的那些日子。所谓的『改变命运』,我想,改变的就是这些。对于梨花来说,至少她还有几个星期的时间和朋友在一起构筑友谊;对于我来说,至少,还有四个月不到的时间。一些很小的事情是能够改变的,然而这些很小的事情,对于同样渺小的人来说,很可能就是不同的命运了。

如果从一开始就在害怕结束后的事情,那也许我从一开始就输了。尽管我站在结束的开端,但这毕竟也还算一个『开端』,不是吗?最后结果如何,说实话,很少有人能在这开端就预见到,因为一念之差就可以造成不同的结果。但,至少在看到结果的时候,能够告诉自己,这是属于自己的结果,而不是自己从一开始就害怕所换来的几乎完全『随机决定』或完全由自己的恐惧情感决定的结果。

命运存在不存在?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在这结束的开端,『选择的机会』至少还是存在的。在高中生涯结束之前,我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,那是结束的过程。过去已经是过去,就算是句点,也要画成最接近完美的圆。

我们挥手 终究却忘了牵手

鼓起勇气却只能做朋友

犹如花火般短暂的美梦

我庆幸我 也曾感受过

一万次的道别 难道还不够

也许再见 只是一个承诺

你在夕阳里挥手的轮廓

直到现在 我依然记得

原来最美的话 在于不说

承诺在于 我们 都忘了



You'll not receive email when Typeblog publishes a new post.
Please consider subscribing via RSS

More from Typeblog: